Scrap Heaven : 天堂失格


  剛看完這兩片其實不很喜歡 天堂失格超完美地獄 ,總覺得不能成為影展最後的 happy ending ,這與當時的心境有關。之前轉過三篇文章 [剪報] Ghost In The Shell , Scrap Heaven : 天堂失格 就很有文中敘述那種孤獨的調調,沒有出口的三個人,因為一場脅持意外戲劇性的結束,心中的某些不滿慢慢吸取著這些憤怒的養分緩緩成長,其中她們計畫、反省、做出決定,影片結束,留下騷動的人們(猜想是因為期待落空)。

  片中主角就是幾個資本主義下忍耐的典型,被壓抑的條子加瀨亮(純粹的公務員)、長不大的嘻皮小田切(而我們大多有那樣的父親)、人群中不會被認出的少女(演員 栗山千明 太正可惜),決定報復的開關,因公車事件被彈撥至「ON」的狀態。正因這部片用了大量日片歡樂老梗元素,更顯得這種「我們都在忍耐」這種「幹我要把這個世界炸掉」的這種想法的荒謬超現實。

  不知有意無意,在每個歡樂的橋段(比較戲劇的部分),導演不時安插些事件與人物提醒裡面三位主角「這才是現實」。一開始公車犯開槍打中小田切,沒想到裡頭真的有子彈,犯人又在槍中填裝新的子彈,犯人那種妳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?的咄咄逼人態度,那種不再童話的槍聲把主角拉回現實,少女眼珠滾過地板,一個真實缺陷的符號真的能博取同情與勇氣嗎?真正的警察(那時她期望自己是正義的化身)卻只能坐著,或說她說不出什麼、做不出什麼,直至事件結束。

  中段的告解基地,在小田切不停強調想像的重要性的過程中,加瀨亮終於稍微脫離公務員的軀殼,她們找到新的發洩管道與手法,我們知道她們可以做些什麼,藉由獲得槍械武器(權力)她們也能幹些更大票的,栗山千明同時也發現真正讓那些幹她媽的能一瞬間消失的方法。小田切真正「不是確實活在這個世界」的父親莫名自殺死了、弱者擁有了權力做出的反撲讓加瀨亮質疑自己所謂的正義與想像。

  栗山千明最後又給了這兩個角色一次選擇的機會,一個權力,要是是妳拿到這把充滿想像力的鑰匙,妳會怎麼做。小田切與加瀨亮最後沒貫徹她們的想像力,很懦弱地,很懦弱地消失成一個點,群眾(那些弱者或自以為弱者的)最後終於引發革命,栗山千明則帶著「一大箱」觀眾的期望,消失在畫面之中。跟 69 風格很不一樣,這次感覺走到了條死胡同,坐在戲院的我們究竟跟片中主角有什麼差別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fobeat 的頭像
ffobeat

寫字樓。 ∣ 看不見內容請捲動視窗至最下方

ffobe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