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南是座不令我感到焦慮的城市。


  搭早班的客運離開台北,台北在離開時天氣很好;我打開了房間的氣窗,確定房間裡的電源都關閉,確定牛乳在回家前不會過期,吃下冰箱裡最後幾顆櫻桃,提起行李。到了車站司機找了很多一圓給我。

  b先傳了簡訊告訴我台南在下雨,她想騎腳踏車來載我。在客運上睡了又醒、醒了又睡,不確定我還活著,還感覺的到上頭冷氣有點強,但陽光又晒得皮膚刺痛,客運椅子發出那種很久很久的味道。

  先去派店跟老闆打招呼,再吃了中餐,然後去國境之南喝好久沒喝到的雪國特調,逛了書店,今天閒聊的重點是聽b稱不上芭樂劇式的戀情進展;回台南很像只告訴b,這趟旅程讓我感到悠哉自在。

  回到家,媽咪跟爸比聽我說很久的話,不對我的不禮貌、難過、開心、不解與咄咄逼人感到厭煩,她們很支持我未來的規劃,我知道她們心裡或許不是如同她們表現的、這樣想,但卻這麼說與試圖理解。

  然後跟家族吃飯、很重要的這次吃飯氛圍十分平和,親戚沒什麼期許,只是問我、我試著回答。飯後與媽咪、爸比一起喝咖啡,家就住sb旁邊,sb店員卻似乎第一次看到我爸媽。陪媽咪看了一個描述漫畫家團體的日劇,最後跟她們一起看我碩班拍的照片。

  突然想起,剛剛忘記親她們的額頭跟她們道晚安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fobeat 的頭像
ffobeat

寫字樓。 ∣ 看不見內容請捲動視窗至最下方

ffobe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